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有個男生為我哭

時間:2020-02-18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郁雨君 點擊:
一朵花開的時間(全文在線閱讀)> 第13章 有個男生為我哭

  哈小茜成了全班的焦點。她收到了路笛新片的試映禮請帖。路笛的天使造型給做成水晶浮雕效果襯在底上,叫人彈眼落睛。她開心地打開,時間、地點的下面,路笛的字跡清秀灑脫:

  親愛的啊哈(可不可以也這樣叫你呢?古柯葉說這是同桌的專利),請相信,我這次表演得特別出色。來吧,你肯定沒有打瞌睡的機會。我會提前在門口等你。

  永遠的同桌:路笛

  她看了又看,嘴巴笑得合不攏。

  戴小桔過來,打斷了她的陶醉:“你幫我到工具間拿幾把掃帚好不好?”

  “好喔。”哈小茜滿口答應。戴小桔那么小的個子,怎么扛得動又長又沉的掃把?

  工具間在操場的角落里,是個暗間,利用了領操臺底部的空間。每個班級的衛生員都有鑰匙,門口掛著登記本子,進出自己登記時間和工具進庫出庫的數量。

  “你幫我挑幾把好點的。”戴小桔叮囑,“我去拿簸箕哦。”說完人一閃就不見了。

  哈小茜突然覺得屋子暗了。啪嗒,上鎖的聲音。

  三個女孩在外面歡呼:“哈小茜,帥哥輪不到你去看嘍。”

  “放我出去!”哈小茜踢門。

  “等我們看完帥哥了自然會放你出來。”

  “可是就一張請帖怎么用?”戴小桔尖尖的聲音。

  “是喔,我們又不能把它一分為三。”宋頌發愁。

  “這有什么難?”朵朵說,“我們可以輪流進去,然后跑到廁所,把請帖往下扔。”

  其他兩個熱烈地稱贊朵朵又漂亮又聰明,三個得逞的“騙子”皆大歡喜,揚長而去。

  哈小茜大喊大叫,無奈工具間太偏僻,離教學區太遠。末了,她只好自己試著解救自己。她用盡全力撞門,撞一下,腦袋嗡一下,眼前一黑,那扇薄板門也晃一下。

  撞了差不多有二十幾下,哈小茜頭痛欲裂,頹然地癱倒在工具堆上……

  路笛幾乎等到最后一秒。電影試映已經結束,燈光亮起,掌聲久久回蕩,一百多名先睹為快的記者和粉絲們有節奏地呼喊著路笛的名字。

  童姐連拉帶扯,把他拖進會場。路笛坐在中間的位子,眼睛依舊熱切地在場子里掃了又掃,漸漸轉涼。他看到了古柯葉,看到了朵朵她們,就是沒有哈小茜。哎呀呀,小睡包,今天你怎么可以睡過頭?

  導演對他的演技贊不絕口:“《天使夢見幸!方^對是路笛從偶像派跨入演技派的轉折,他難以置信地表演出了一個特殊的夢游者,迷糊而又執著地捕捉幸福的整個生命軌跡……”

  話筒從導演手里轉給路笛。他邊想邊開口:“我要感謝一個女生。她不是睡美人,也不是城堡里的公主,她只是一個小睡包,總是苦惱著睡不醒的女孩——”

  他最后一次在會場里搜索,她沒有到。

  此刻,哈小茜就在會場的外面,冷得發抖。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,也不知道她拼盡全力撞了多少次門,她難以置信地撞開了工具間的木門,一路沖到這里,卻沖不破保安有力的臂膀。

  沒有請帖,進去免談。

  你說認識路笛?那他認得你嗎?全上海的小姑娘都說認得路笛,我能統統放她們進去?

  你要等就等吧。我勸你還是早點回去。天冷了,要看路笛,買盤正版碟片,家里舒舒服服地看去。

  路笛繼續在發表感言:“很困難的處境里,是她伸出手來拉我,奮不顧身,全無保留。她已經為我做得太多太多,超出了我的想象——”

  哈小茜站在大門邊上,哆嗦得像生病的小貓。她雙手抱住肩膀,眉梢上有了一點白霧,臉已然凍得通紅,緊緊咬住的嘴唇因為長時間寒冷而顯出微紫的顏色。外套領子被她拉得很高,但是風還是從領子的縫隙里呼呼鉆進去。

  保安不時拿眼瞟著她。

  “是他請我來的!”她哆嗦著,卻不退縮。

  會場里還回蕩著路笛的聲音:

  “她說幸福很透明,說出來就有了,說不出來心里也能感覺到。她告訴我幸福就是開開心心做自己。她酣暢淋漓地打哈欠的樣子,讓我感覺到幸?梢院唵蔚讲挥萌魏涡稳菰~,卻依然生動!”

  哈小茜頭發凌亂,被寒風肆意擺布著。

  保安招招手:“這樣吧,你到里面走廊等他,那里風小些。”

  她想挪動腳步,可是一個趔趄。保安上前,扶了她一把。轉過幽暗的樓梯拐角,眼前豁然開朗,一條悠長明亮的走廊出現了。

  “我們同桌的時間不長。我記得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她正呼呼大睡。忽然她轉了一個方向,正對著我毫無顧忌地熟睡。她坦然甜蜜的樣子讓我確信:她夢見了幸福!”

  走廊里,漸漸回暖的哈小茜倚靠著墻壁,實在是太累了,渾身疼痛?墒撬桓易聛,不敢給自己一個打瞌睡的機會。她聽見外面的行道樹被風吹得沙沙響,里面隱隱約約傳來歌聲:

  能不能給我一種幸福叫安靜

  能不能給我一種幸福叫自然

  能不能給我一種幸福叫相知……

  世界剎那間黑透了。她不停地下墜,下墜……

  被簇擁著出門的路笛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!

  哈小茜靠著墻,像馬一樣,筆直地站著睡著了。她睡得真香哦,酣暢淋漓、無憂無慮地笑著,對身邊的喧囂充耳不聞,好像一切都被她拋到九霄云外去了!

 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,從沒看過這樣深度的睡眠,旁若無人的睡眠。一個人要不是累極了,怎么能夠以這樣的姿態,“挺拔”地熟睡?

  “噓——”路笛把手指使勁摁在嘴唇上,像頭一回見到哈小茜那樣,輕手輕腳走過去。

  “來,我們回去睡!”哈小茜的頭重重垂到他微寬的肩上,呼嚕的聲音越來越古怪。

  轟然倒地!

  路笛一動不動。兩天了,他一直以這個姿勢,目不轉睛守著哈小茜。誰拉他,他就死死扳住床架,好像和它已經血肉相連。

  一千次一萬次,他在心中拼命吶喊:“求求你,求求你睜一下眼睛,活過來,活過來好不好?”

  小茜的媽媽心事重重地和從廣州趕回來的爸爸并排坐在走廊。外婆坐在她們對面,眼睛紅腫。

  “我真作孽!”外婆無數次懺悔,不斷傷心落淚。哈小茜是無辜的,從小到大被她一千遍一萬遍地罵:“睡睡睡,下輩子別做人了,你就做一頭豬吧!”

  現在哈小茜真的睡得太沉了。手術進行了十幾個小時,醫生萬分小心,猶如踏進雷區。小茜的腦部,潛伏著一個自娘胎就帶出來的瘤。哈小茜在長,它也在長,在她的眼皮上壓上越來越重的大石頭。

  “她的視力一直沒有受影響,已經是個奇跡了!”結束工作后,疲憊不堪的醫生宣布,“我們盡力了。那個東西粘連得太久,我沒有把握到底完全清除干凈沒有,但愿她會蘇醒——”

  哈小茜的媽媽放聲痛哭。

  爸爸低頭捏著哈小茜的明信片,女兒講了一個故事給他聽:

  扮演超人的里夫在一次馬術比賽中摔斷了頸椎。

  兒子威爾問媽媽:“爸爸的膀子動不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腿也不能動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威爾停了停,顯得有些沮喪。忽然他顯得很幸福的樣子,叫道:“但是爸爸還能笑呢!”

  爸爸笑一笑吧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我覺得,最糟糕的日子已經過去了。

  我們等你回來,一家人在一起,天倫之樂是什么也比不上的幸福!

  古柯葉反反復復只有一句話:“她只是在打瞌睡!”

  “她肯定會醒的,會醒的!”路笛表情越來越堅定地宣布。鳳凰臺的劉海若都被宣布死亡了,不是照樣活轉回來,還開始寫日記?哈小茜沒有理由不醒過來。她只是被石頭壓得太久,要好好休息一下。

  哈小茜那可憐的媽媽抓住路笛冰涼的手,好像這個男孩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。

  路笛和哈小茜說話:

  “嘿,第一次見到你打哈欠,真是驚呆了,哪有人這樣驚天動地的!”

  “我現在要的幸福,就是你坐在我旁邊,看著我笑!”

  “傻姑娘,你一定會醒過來,長很多很多皺紋,生很多很多孩子,幸福地生活著。”

  ……

  一朵淚花在她的臉上濺開。

  路笛吸吸鼻子,俯下臉,雙唇輕輕、輕輕地降落在她安靜的額頭。

  哈小茜的眼皮動了一下。

  路笛的心幾乎要沖出喉嚨。他細心地拂開了女孩面龐上的幾絲劉海,深深呼吸,雨點般的吻落在她的額頭、眼睛、臉頰……

  哈小茜的手指動了,然后整只手掌,然后整條右臂,然后肩膀,脖子也動了,仿佛大雨過后,一大片麻酥酥的小草“刷刷刷刷”地的鉆出地面……

  “對不起,”睜開眼的一剎那,哈小茜忍住劇烈的頭疼,耳語般問他,“我睡了多久?”

  “七天!”路笛差點脫口而出。

  可是男孩稍微定定神,控制住欣喜若狂的心跳,輕聲回答她——

  “很短很短哩,只有……只有一朵花開的時間……”

WWW、xiaoshuotxt.netT-x-t_。哒f天/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股票st是什么意思